美国科技股12个月市值缩水4万亿美元

2月前

美国股市的主要科技巨头股在截至10月底的12个月里,市值蒸发了惊人的4万亿美元(5.6万亿新元)。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开年至今也下跌了22.45%。尤其许多美国主要科技股过去一、两个星期公布了令人失望的季度业绩之后,科技股更是面对很大的抛售压力。

到底各个科技股市值蒸发了多少?根据在线交易和投资银行Saxo大中华区财富管理主管石健明的资料,我们列下了这个名单:

1.亚马逊(Amazon):6950亿美元(过去12个月蒸发市值,下同);

2.谷歌母公司(Alphabet):6900亿美元;

3.微软(Microsoft):6770亿美元;

4.脸书母公司(MetaPlatforms):6150亿美元;

5.苹果(Apple):3980亿美元;

6.电动车巨头特斯拉(Tesla):3600亿美元;

7.网飞(Netflix):1670亿美元。

单单这七只科技股票加起来的市值损失就已经达到3亿6000万亿美元。其中MetaPlatforms的市值更是下跌了惊人的70%。到底什么原因让这些曾经是投资者掌上明珠的科技股变得如此狼狈?我们可以从它们最近的季度业绩寻找答案。

例如:MetaPlatforms因为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将一切都押在元宇宙上,导致公司的自由现金流已经从2021年第四季度的127亿美元历史最高,在短短的三个季度后跌到1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零。花钱如流水,速度惊人。

另一厢,亚马逊也一样超支。它12个月的自由现金流从一年前的负88亿美元(即外流88亿美元)扩大到负数285亿美元。再加上亚马逊高官们还在最近的业绩发布会上预测即今年底假日销售成绩将疲软,整个资金的流动真令人担心。

除了自由现金流之外,各个企业因经济逐步放缓,也开始削减广告开支,直接打击到在线广告销售全面下滑。这对MetaPlatforms和Alphabet等公司的收入造成了沉重打击。例如,YouTube第三季度的广告收入就同比下降2%至70亿7000万美元。自2019年开始以来,Youtube的广告收入从未同比下降过。

美国银行(BankofAmerica)分析团队甚至还劝请投资者暂缓投资MetaPlatforms。MetaPlatforms的长期股东AltimeterCapitalManagement首席执行官格斯特纳(BradGerstner)也劝请该公司要将自由现金流翻一番,达到每年400亿美元,特别是对元宇宙的投资应该限制在一年50亿美元以下。

众多科技股当中,唯有苹果是例外。尽管它的市值损蒸发了3980亿美元,但相对而言,这仅是13%的损失,是这七家科技公司当中“伤”最轻的。虽然旗舰的iPhone收入比预期低,但苹果10月27日收市后公布的最新季度营业额和每股盈利都超越华尔街分析师的普遍预测;总营业额是901亿美元,同比增长8%,每股盈利则是1.29美元。

石健明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也说:“尽管从现在到年底美国股市可能会出现短期反弹,但是市场多个逆风会给美国股市带来充满挑战的环境,尤其是大型科技股等成长股。投资者应在这种环境采取防御措施,谨慎管理投资组合的风险,因为未来仍有相当多的下行风险。”

这些逆风包括:利率上涨、通胀高涨、美元强劲、经济可能放缓等。

石健明说,在可预见的未来,利率相信会居高不下,这对高增长的科技股不利。基于此,科技股很可能还未触底。但是对于长期投资者来说,他们可以考虑逐步积累优质科技股,以成本平均的方式累积自己喜欢的优质科技股。

华侨银行投资策略执行董事华素梅农(VasuMenon)接受本报访问时也说,美国股市进入调整导致各股股价更具吸引力,但是目前的价位仍不是令人“兴奋”的买入水平。

华素梅农进一步解释说:“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的远期市盈率现在比五年历史平均水平只低一个标准差(onestandarddeviation)。但是与2020年初的疫情抛售期间相比,美市当时的市盈率是比五年平均水平低近两个标准差。因此,我们目前对科技行业和美国股市是持中立的‘持守’态度。”

在谈到哪只科技股比较值得留意时,石健明说,从估值的角度看,一些大型科技股的价格现在看起来已经较为合理了。例如MetaPlatforms现在的市盈率是9.39倍,是历史新低。以Alphabet的19倍市盈率计算,它的估值也处在九年以来的低点。

石健明说,除了科技股之外,投资者也应该关注具有基本面和政策推动上行空间的行业,如能源股和国防股。

不过,就像华素梅农所说,科技股属于高风险投资,投资者必须谨慎。华素梅农说:“对于那些承担高风险的投资者来说,科技是有望能在未来几年,或是几十年里变革性地改变个人或企业运营方式的东西。这个行业会继续是投资组合的战略组成部分。但是,不要被科技股承诺的未来而冲昏了头,因为历史告诉我们,过度投资在某个行业或股票类别是不明智的,拥有多元化的投资组合还是上上之策。”

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