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找商机,佛山重启走出去“抢单”模式

2月前

当地时间11月24日,广东嘉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创始人陈洪波和同伴抵达美国东南部的田纳西州,清冷的天气让他们不约而同打了一个“激灵”。这里是美国的新兴工业城市,此行的目的是为嘉腾海外工厂选址。

在陈洪波的计划里,嘉腾将以此为起点加快推动“全球化”战略。过去几天,他们已先后考察了洛杉矶、底特律的奥克兰县、北卡州等多个城市。

就在他们辗转于美国东西部时,又一批佛山企业家在佛山市商务局的组织下,经过14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抵达德国法兰克福国际机场,随后将转机前往波兰华沙。

这是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广东省首个由市级政府带队组织企业家出境开展交流活动的经贸代表团,包括政府部门、2家商协会和22家企业相关负责人在内的44名团员,将开启为期10天、横跨多国的经贸之旅。

从个人到群体,从企业自发到政府“组团”,“出海抢单”已经成为佛山实体经济突围的一个重要方向。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分析,随着全球经济衰退趋势,国际购买力有所弱化,对中国产品的需求正在放缓。如此背景下,企业更要想办法寻找机会走出去,维护老客户开拓新市场。目前,政府部门组织企业家出海具有更高的可操作性并提升对接效率、降低出海风险,有利于佛山企业打开全球市场。

政府“组团”提升“含金量”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10月,佛山外贸进出口总值5608.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4%,其中出口4710.6亿元,增长9.6%。虽然同比增速明显放缓,但出口总值却增加了超400亿元。

今年以来,德国、米兰、西班牙、美国、日本、巴西等国陆续在线下举办多场重量级国际展会,佛山企业多数通过代参展、线上参展等多种方式参与其中,“佛山制造”在国际市场持续曝光。

面对东南亚国家“竞争”的压力,国内制造业企业普遍感受到了订单流失的困扰。

佛山市侨伲仕鞋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柯昌登就明显感受到,企业今年销售额增速开始放缓,过去两年公司每年都有30%-40%的涨幅,这让他产生了危机感。

主营吧台、桌子等家具产品的佛山市尊铸世家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简冠辉也发现,今年欧美订单增长开始放缓,特别是欧洲市场更加不稳定,三季度的订单较上半年明显萎缩。

也正因为此,佛山政府“组团”带领企业家走出去“抢订单”。

据悉,今年7月,佛山市成立了服务企业“走出去”专班,在签证签注、防疫隔离等方面为企业提供保障及服务;10月底,佛山市政府决定由佛山市商务局组团率领企业家赴波兰、德国和匈牙利开展经贸交流活动。

为保障企业家们顺利“走出去”,佛山市商务局对接相关部门为企业家加快办理护照、签证,对参加企业及组织企业的商协会提供资金扶持,还邀请医疗专家为企业家作疫情防控培训,向企业家发放防疫物资。

此次出行的企业中,既有格兰仕、万和电气、新宝股份等大型制造业企业,也有广东中元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广东高而美制冷设备有限公司等中小型制造业企业,还有佛山市君约进出口有限公司等贸易类企业。

在广东高而美制冷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小江看来,此行既为获取订单,也希望与客户深度交流,增加用户黏性。政府带队可以更高效地促进对接,打开国际市场,比企业单打独斗“含金量”更高。

据了解,高而美集团的经营范围涵盖空气源热泵、太阳能光热、相变储能(储热/冷)技术及产品应用、高端精密制造、热泵空调工程等多个领域,出口占比并不低。但欧洲客户集中在法国、西班牙、瑞典、比利时四个国家。

本次随团出访成了丁小江拓宽业务的重要契机。得知自己要在德国停留2天,丁小江在法国的客户马上提出要到德国与其交流。

已有企业尝到“海外抢单”甜头

事实上,已有不少佛山企业家通过“海外抢单”尝到甜头。

就在不久之前,广东省政府也推出“粤贸全球”包机境外参展计划,协助企业参加2022第四届广东(马来西亚)商品展(MCTE)和亚太区美容展新加坡特别展,接下来还计划协助企业参加2022年第十三届中国(阿联酋)贸易博览会。

在MCTE上,几位佛山企业家带去的展品全部未到闭幕就已被抢光,甚至样品都被“掏空”;更多的企业家还收获了合作意向。而除了政府“背书”提振企业家“出海”信心之外,企业家个人也在积极通过海外交流寻求商机。

从9月下旬到11月上旬,佛山慧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邓飞舟在国外待了50多天,先后去了欧洲、加拿大、美国、墨西哥和迪拜等8个国家,拜访了许多上下游的同行,还成功拿下几笔订单。

“在飞机上我遇到了好几个来自外省的企业家,同行业的下游企业也都在‘走出去’。”邓飞舟谈到,慧谷科技的石英石智能化生产线在全球市场份额超过40%,经过这次海外交流,自己感受到下游企业对于行业发展依旧充满信心。

“出去是最有用、最直接的做生意的方式。”佛山市南海区机械装备行业协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除了开拓市场,“走出去”更重要的是把握市场风向和了解全球技术水平,这对于作为“工业之母”的机械装备行业至关重要。所以,协会也在积极筹备组织企业走出去。

这一思路同样适应于其他行业。在参加MCTE时,除了参加主办方组织的投资贸易交流洽谈会,和行业交流对接活动,柯昌登还抽空走访了当地的鞋业市场,“马来西亚流行什么样的风格,什么样的产品能卖怎样的价位,我去了一趟之后,心里基本上有个底了。”

简冠辉则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有客户提出,希望我们的产品更加环保,并具有充电等更多功能。接下来我们要加大产品设计开发力度,更好迎合市场需求。”

诸多信号点燃了企业家们“走出去”的热情。“市场瞬息万变,再等下去就没市场了。”在邓飞舟看来,面对充满着不确定性的大环境,深入全球市场开展竞争的外向型企业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

与其观点一致,疫情的冲击让陈洪波意识到,要真正成为“国际化”的企业,海外布局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板块,唯有如此才能增加客户的“信任度”。

之所以选择从美国开始,是因为其注意到,相比于欧洲,美国制造业的整体实力相对弱一些,在疫情带来的产业链供应链紧张短板暴露出来后,美国众多企业家纷纷呼吁重新回归制造业,这将为嘉腾的工业机器人提供市场。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