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赞:裁员超50%、股价暴跌64%,因亏损收窄或放弃研发

1周前

2022年,电商SaaS的关键词或是裁员降本、营收净利双降、股价暴跌。

从根基来看,电商赛道本身风雨飘摇。流量红利见顶之下,抖音、快手电商起势猛增,逐渐攻入传统电商腹地,竞争愈加激烈,而垂直类赛道选手被迫架构调整、试图降本增效。与此同时,在用户消费意愿日渐疲软、物流能力面临“大考”等多重打击之下,依附于电商平台的万千商家们自然压力倍增。

当金矿之厦加剧变化,在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淘金者难免收紧投入、自保过冬。而对于卖水者电商SaaS而言,由于其业务模式本身就建立在电商平台之上,借助于平台做万千商家的生意,其依赖性不言而喻。当依赖的负面影响逐步显现,SaaS公司的调整与挣扎或是必然。

收入同比下降4.72% 亏损规模收窄的代价是放弃研发投入

2022年或将成为有赞连续亏损的第5年,也是收入负增长的第2年。

2018年,中国有赞在港股借壳上市,头顶“微信生态第一股”光环,定格了高光时刻。5年以来,有赞在多个平台中辗转,试图拓宽不同领域,却始终未能找到真正的突破口,深陷亏损泥潭。

2018-2020年间,有赞的营业收入实现了不小的增长,分别为6.02亿元、11.74亿元与18.26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46.55%、127.61%与55.64%,但不难看出,高增长的态势难以维持。2021年起,有赞的营业收入开始走下坡路,在2021年与2022年前三季度分别为15.79亿元与11.29亿元,同比下降13.57%与4.72%。

与此同时,有赞的利润表现也不容乐观。2018-2020年,有赞分别亏损7.36亿元、9.16亿元与5.46亿元,而2021年,亏损猛增至32.93亿元,同比扩大了503.11%。2022年前三季度,在有赞的一系列举措之下,亏损有所收窄,为5.18亿元。

2022年分季度来看,2022年Q1-Q3,有赞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63亿元、3.74亿元与3.89亿元,收入规模较为稳定,但相比去年规模仍然相对较少;盈利方面,实现亏损分别为1.83亿元、0.78亿元与0.32亿元,亏损规模有逐渐收窄之势。

在今年来一系列裁员、调整组织架构、缩减成本之后,有赞似乎取得了一定成效,并体现在了减亏方面。但从长远来看,业绩的改善真的有可持续的效果吗?

一方面,成本的缩减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研发投入的收紧。2022年前三季度,有赞的研究及开发支出仅为2.71亿元,而上年同期为4.71亿元,今年同比减少了42.46%。牺牲研发投入的确可以在短时间内对于公司业绩带来一定润色,但绝非长期提振公司价值的选择。

另一方面,有赞的收入端并未出现大的起色,今年前三季度仍较去年同期同比下降4.72%。在开源无法实现的前提下,节流或只是拖延公司业绩衰退的徒劳之举。

存量付费商家仅微幅增长 大客户战略或难言成功

有赞的业务分为订阅解决方案与商家解决方案。其中,订阅解决方案是指一系列SaaS产品,包括有赞微商城、有赞零售等,向商家提供云端商业服务;商家解决方案是指一系列增值服务,包括有赞分销、有赞放心购、有赞客等,满足商家线上/线下的运营需求。

2022年前三季度,有赞的订阅解决方案实现收入为6.61亿元,收入占比为,商家解决方案实现收入为4.31亿元,收入占比为;看似SaaS产品的占比更多,但实际上,收入的缩水也是因为订阅解决方案的问题导致。2021年前三季度,有赞的订阅解决方案收入为7.37亿元,相较之下今年缩水0.76亿元,同比减少10.4%,主要由云服务收益的减少以及SaaS产品的订阅费减少所致;而商家解决方案去年为4.27亿元,今年仅实现微增不足1%。

与SaaS产品类型业务缩水同时存在问题的,是有赞的付费商家数量,这也是衡量一家SaaS公司的关键指标。

2019-2020年,有赞的存量付费商家数量实现了一定的增长,从82343名上升至97158名,但当年净增的商家数量有所减少,从23362名下降至14815名。2021年商家规模的表现再度恶化,存量付费商家数下降至88395名,当年商家数量为净流出状态,即净减少了8763名商家。到了2022年第三季度,存量付费商家数仅小幅度回升,为89178名,当期净增仅为783名商家,与以往年度数万新增商家的规模不可同日而语。

此外,2021年,有赞针对KA客户发布了K100战略合作计划,对于大客户给予更多的关注与资源倾斜。而一年多的时间过去,对于KA客户的一系列举措似乎并未改善到业绩方面。

大客户的付费金额往往会远高于中小微商家付费金额。然而,在2022年半年度的业绩交流会上,有赞披露其2022年上半年的ACV(平均合同金额)为12399元,与2021年的ACV为12666元相比,并未有明显的提升,反而有所下降。由此来看,不仅商家数量未见显著的回暖迹象,平均合同金额也有所下降,KA战略的实施或难言成功。

裁员超50% 股价暴跌64%

2022年,也是有赞深陷裁员风暴的一年。

“人员优化”或许是有赞2022年得到最好执行的OKR之一。截至2021年底,有赞的员工数量共计4494人,而2022年多轮裁员之后,被“优化”员工的工牌堆满了一整箱的照片,或许是公众对于有赞裁员最深刻的记忆。

截至2022年9月30日,有赞的员工数量下降至2028人,裁员幅度超过50%。

在这样的影响之下,有赞于本期支付一次性离职补偿支出为9077万元,行政开支同比增长5.5%至2.50亿元,而研究与开发支出占据绝对比重的其他经营开支,在人员成本减少的影响下同比减少42%至2.73亿元。

与裁员风暴同时席卷而来的,还有股价的暴跌。

2018年,中国创新支付公司用55亿股股票换有赞51%的股份,有赞成为中国创新支付的第一“大股东”,成功借壳在港上市。虽然彼时0.58港元的股价也并不高,但总体市值也超过60亿港元。

2020年,疫情蔓延之下,依托线上机遇,有赞的股价实现了一路攀升,曾经来到4.52港元/股的历史高点。但接连不断的亏损、短期内没有实现盈利的希望以及对于微信及电商平台的重度依赖之下,有赞本身又难免会打击市场的信心。

质疑之下,有赞的股价也一再下探。2021年底,有赞以0.54港元/股收盘,又在今年9月曾经跌落至0.06港元,截至2022年底,有赞的股价为0.196港元/股,尽管早已成为仙股,但与2021年底相比,一年的时间依然跌去了64%左右。

新浪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