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16个月亏了70多亿,黄光裕救不了国美

2月前

即便否认“被申请破产清算”,但国美的危机已是“山雨欲来”。

据法律服务机构中城院要案中心所称,国美电器被申请破产清算的缘由,是因为拖欠了供应商数百万元的货款。而《天下网商》采访数名国美电器线下门店的员工后得知,确有门店因为国美与供应商之间的资金矛盾,导致客户下单后无法发货的情况。

约两周前,国美官宣全国数千家门店转型直播。这是在国美连续被曝出裁员、高管离职潮、员工工资延发后少有的业务新动作,但这并非“强心剂”。吃瓜群众很快失望地发现,在国美重金打造的“真快乐”APP直播间,观众寥寥无几,主播业务能力业余,许多直播间的预告甚至排到了半个月之后。

不出意外,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在全品类电商、视频带货、门店前置仓等等创新之后推出的“门店直播”,将再度折戟。

2021年2月16日获释后,黄光裕正式回归国美。这位53岁的前中国首富,顶着“国美创始人”的头衔频频露脸,对国美的线上线下业务开启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但几副猛药下去,新业务不见起色,国美的家电零售基本盘也出现了问题。

据最新财报,2022年上半年,国美零售营收121亿,相比上一年直接减半,净亏损则高达30亿元。此外,国美零售预计三季度销售收入还将下滑55%-60%,可见,2022年全年业绩大跌之势已很难扭转。

而国美更危险的问题来自资金链。到6月底,国美账上只有24亿元现金,而一年内要偿还的各类借款高达229亿;到9月底,国美零售已产生逾期贷款30亿元。而时间,只会让国美要填补的资金窟窿越来越大。

约两年前,黄光裕回归国美时,国美零售的股价曾一度涨至每股2.28港元,这也是近10年来的最高点。而截至12月2日收盘,国美股价仅为0.17港元(约合人民币0.15元),市值为54.75亿元。

从黄光裕出狱至今,缓慢衰落的家电卖场巨头国美,在一次次创新的尝试下反而加速走向终点。一切迹象似乎表明,“代有才人出”的零售江湖里,已经不再有属于黄光裕的位置。

多店关闭、发不出货,“他们连电费都没付”

12月2日,《天下网商》在杭州走访多处国美电器门店,发现不少已关闭或处于停摆状态。在杭州西湖区某世纪联华超市内,原国美电器区域空空荡荡,堆叠着家电样品,却不见导购身影。超市的一名工作人员称,这里的国美“不做了”,因为没发工资,目前国美只剩下一名员工留驻,“他们连电费都没付。”

撤离有些匆忙。《天下网商》在现场看到,国美双11的海报还摆在桌头,订单打印机旁,国美员工加班工资的统计表还来不及撤走。

匆忙关闭的国美电器门店,双11的活动海报还留在店内。

以该店为中心搜索地图可发现,周边6公里内,已有3家国美电器门店都“已关闭”。一名杭州国美电器门店的员工告诉《天下网商》,开在杭州世纪联华超市内的国美电器可能“都要撤”。据公开资料,从2008年起,国美电器就开始在杭州世纪联华超市内开店中店,在当时还被称为“强强联手”,如今,维系十多年的“联姻”似乎出现了裂痕。

吊诡的是,虽然门店已停止经营,但在国美电器的“真快乐”APP上,依旧可以选择进入这些“已关闭”门店并选购商品。一种可能是,“真快乐”APP的后台更新和运维出现滞后。

2021年真快乐上线时,号称要打通线上线下,把门店做成“前置仓”。而一名国美电器某高端厨卫品牌的导购对《天下网商》表示,千万不要在“真快乐”APP“附近门店”板块下单,“那上面的货不是从我店里走的,不能保证发货,申请退款可能很久才能收到。”

即便还在营业的国美电器门店,客流也很稀少,“资金纠纷”“发不出货”“某国际大牌彻底退出国美”等消息在导购间流传。为了让顾客放心,来自品牌经销商的员工纷纷拍着胸脯表示,货不从国美走,全部由厂商直发。

不止杭州,在湖南长沙,一名海信的导购刚从国美电器离开,据她描述,“因为国美电器欠钱,导致供应商不发货,不少消费者在国美电器下单交钱后,迟迟收不到货,退钱也退不了,只能一拖再拖。”

在黑猫投诉上,类似国美电器下单后无法发货、无法退款的问题屡见不鲜,用户分布在徐州、广州、丹阳、成都、深圳等多个城市,海尔、容声、方太、苹果等多个品牌都受到影响。

不到百人围观,直播不是救命稻草

都说宇宙的尽头是直播带货,最近,国美也试图靠直播“续命”。

11月24日,国美宣布全国门店转型直播,并通过旗下真快乐APP大量布局门店线上直播间。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当日,国美零售股价在收盘前暴涨超三成。

事实上,国美自2020年初便开始涉足直播,但一直在走下坡路。2020年3月,国美在腾讯看点上的一场直播,观看人数超120万,销售金额尚且达到1.13亿;而一年后的2021年双11期间,“真快乐”APP上的一场大促直播,交易额只有区区500万。

“真快乐”APP的日活用户号称“近千万”(2021年数据),但内外交困之际,国美再押注直播,注定溅不起多大水花。12月3日上午,《天下网商》在真快乐APP直播频道里看到,观看人数最多时也不到百人。

在直播模式上,国美电商推行私域分销制度“全民推手”,鼓励国美员工以及社会各类人员,利用自己的私域渠道分享平台商品并赚取佣金。然而,国美店员卖力吆喝,整体打法上却缺乏系统性。

例如在国美某店的直播间,一位店员正在推销新款折叠手机,但主角“手机”却只在画面下角露出几次,直播画面粗糙,角度“业余”。右下角的弹幕栏中偶尔飘过几个带有“国美员工”ID标识的观众留言。

查看整个频道,多数直播间并未直播,只是挂着“预告”牌,直播日期多在一周以后。与世界杯相关的“足球真快乐”专场直播,却排在没有比赛安排的12月16日—17日。而国美联合海信的“双十二狂欢购”直播场,日期也排在距离双十二17天之后的12月29日。

国美提出“一个门店一个直播账号”,据称直播业务辐射包括国美电器总部、各大区域超过上千家门店和加盟店。截至2022年6月底,国美拥有约4000家线下门店。但现在,显然绝大部分国美门店还没有加入。

直播带货看的不是账号数量,而是公域流量、消费者圈层、价格优势、渠道优势、供给优势等要素的综合比拼。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国美直播没有人气、没有流量,很难成为救命稻草。

无论打通线上线下的新零售,或是2018年开启的社交电商“美店”,还是2020年入驻京东、拼多多,以及2021年全力投入“真快乐”APP,搞视频带货、门店直播等……这几年,国美一直在尝试转型,但屡战屡败。

图源国美微信公众号

总体来看,国美业务转型的一条主要思路,是希望通过扩大线上引流,扭转线下门店人流、销售下滑的趋势,但无论是寄希望于线上社群,还是第三方电商巨头,或是重金押宝自建线上平台,国美都没能留住流量,线下数千家门店的基本盘也没能改善,业绩也因此一步步下滑。

被资金危机拖垮

有网友说,黄光裕出狱16个月,败光了妻子杜鹃苦心维持14年的家底。

事实上,自2016年开始,国美就已连续多年亏损,而黄光裕的回归也并未扭转公司颓势。国美年报显示,2021年国美零售亏损44亿元;2022年上半年亏损30亿元。

更令人震惊的是,到6月底,国美对银行、员工、供应商和战略合作伙伴的累计负债超500亿,其中需在1年内偿还的银行借款和其他借款就有229亿元。但捉襟见肘的国美账面现金只有24亿元,这也是近10年来,国美账上现金最少的一次。

2022年下半年,国美资金紧张的问题从各个方面表现出来。

先是展开几轮裁员,包括国美电器CEO王巍、国美投资CEO何阳青在内的几位高管陆续离职。

接着,9月至11月,包括国美控股、国美电器、国美资本在内的多个国美相关公司,被司法冻结股权。

11月初,国美又被曝出停发员工工资,并让员工签署保证书,消息一度冲上微博热搜第一。网上流传的承诺书中称:自2022年10月起,公司在未来半年到一年的时间里,员工工资可能延迟发放。

2022年11月29日,中城院要案中心发布消息,称受四家供应商委托,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破产法庭申请国美电器破产清算,目前法院正在审查中。但国美电器在3天后否认收到任何司法机关作出的有关公司被申请破产的法律文书或问询谈话。

为了自救,黄光裕曾试图处置手中物业。2021年4月7日,黄光裕将鹏润大厦、湘江玖号和国美商都三处物业的近20年租约注入国美零售。但一年半后,国美零售发布公告,终止对鹏融地产全部股权的收购,这意味着国美商都和湘江玖号两处物业所有权注入上市公司的计划终告流产。

从2021年底开始,黄光裕和妻子杜鹃还频繁减持股份多达十多次,累计套现超过20亿元。但这些钱对于国美的巨额债务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频繁套现也使资本市场对国美失去信心。曾经风光无限的国美,如今能引起人们关注的,只剩下最后如何落幕的结局。

天下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