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教改革顶层设计密集发布 探索支持职教投入新机制

1月前

又一份利好职业教育的高规格文件出台。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改革的意见》(下称《意见》),强化对职业教育发展的政策扶持。

12月22日,沪深两市职业教育概念股普涨,中公教育、陕西金叶涨停,美股高途涨超24%,港股中汇集团涨超12%。A股、港股、美股教育股近期已密集出现多轮集体上涨行情。

另外,近日印发的《扩大内需战略规划纲要(2022-2035年)》明确将“提升教育服务质量”作为“积极发展服务消费”的重要举措,其中明确提出“完善职业技术教育和培训体系”,“鼓励社会力量提供多样化教育服务”。

然而,在经济周期下行、教育财政经费增长受限的背景下,职业教育如何吸引各种资本服务扩内需?

对此,《意见》提出,探索地方政府和社会力量支持职业教育发展投入新机制,吸引社会资本、产业资金投入。但鼓励产业、资本投入职业教育,还是要按照公益性原则根本上用于提高职业教育质量,并反哺产业经济发展。

图片来源:新华社

制定支持职业教育激励政策

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以中办、国办名义就印发了3份涉及职业教育的高规格文件,分别是2021年10月《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2022年10月《关于加强新时代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的意见》,以及此次发布的《意见》。

职业教育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但也面临着新阶段出现的新问题。

在12月21日第十三届新华网教育论坛职业教育论坛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院校发展处处长任占营介绍,经济周期下行趋势对职业教育内部结构调整的影响需要引起注意。

“职业教育与经济社会发展最紧密,产业经济快速发展,职业教育同样能够快速发展,产业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势必也会为职业教育带来巨大的影响。”任占营说。

各级财政收入减少对职业教育投入下降的影响也需要高度重视。

任占营介绍,“这些年,职业教育经费投入总量上是不断提高的,但受国际形势变化、疫情因素等方面的影响,江苏、浙江、广东等省份2023年的职业教育经费预算都在调减,西部省份估计压力会更大。综合来看,职业教育经费投入有可能下降,增速肯定会放缓,这已经成为必然趋势。”

如果政府投入减少,职业教育如何实现自我“造血”?

“现在我们的国家‘双高’、省级‘双高’学校,年度预算盘子多在3亿-5亿元。这些钱要想清楚,哪些是收的学费,哪些是政府给的,哪些是自己赚的,如果政府给不了或给不了这么多,你能不能赚得来?你还能不能活下去?能不能活得很好?我想这是职业教育战线都应该去认真思考的问题。”任占营说。

职业教育需要政府、行业、企业、学校协同发展,《意见》鼓励支持省(自治区、直辖市)和重点行业结合自身特点和优势,在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改革上先行先试、率先突破、示范引领。

资金投入是地方先行探索的重要内容。比如,在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部省协同推进机制中,制定支持职业教育的金融、财政、土地、信用、就业和收入分配等激励政策的具体举措;以政府主导、多渠道筹措资金的方式,新建一批公共实践中心,通过政府购买服务、金融支持等方式,推动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园区提高生产实践资源整合能力,支持一批企业实践中心;将符合条件的职业教育项目纳入地方政府专项债券、预算内投资等的支持范围;鼓励金融机构提供金融服务支持发展职业教育。

9月,有关部门出台多项政策,以贴息贷款的信贷方式支持职业教育、实训基地等领域的建设和发展,尤其是高等职业教育设备更新等。

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只有一些学校的项目落地,更多项目仍在招标或审批过程中,预计未来1-2年陆续释放。

教育部等部门11月印发《职业学校办学条件达标工程实施方案》,为了拓宽投资渠道,今年2月,中国银行与教育部签署《助力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战略合作协议》,提出“十四五”期间,中国银行将授信2000亿对职业院校校园建设等方面予以支持。

打造跨区域产教融合共同体

社会力量举办职业教育,目前有直接投资民办职业学校和参与产教融合两种主要形式。

“双减”后,学大教育更大力度拓展职业教育。初期,学大教育选择与中等职业学校合作,共同开展职教升学、职教高考、职普融合、专业共建等方面的深入合作。此外,学大教育陆续收购了大连通才中等职业技术学校、东莞市鼎文职业技术学校,托管青岛西海岸新区绿泽电影美术学校。

学大教育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学大教育后续还会继续对良好标的进行收购、投资,有可能在自有学历职业教育的基础上进行全国复制。

中公教育、凯文教育、世纪鼎利等上市公司则探索开展产教融合。中公教育开展联合办学、终身学习、智慧校园运营、校园经济运营、人力资源运营等职业教育全产业链服务。凯文教育侧重于在数字经济领域等新兴专业与高校开展校企合作,今年职业教育业务共招生超1500人。世纪鼎利与高等院校深度合作,共建共管二级学院“鼎利学院”,提供人才培养整体方案。

“资本投资、企业参与职业教育,不能是为了赚钱,而是要提高职业教育质量,提高技能型人才培养质量,来实现职业教育服务产业的价值。”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表示。

职业教育通过人才培养、技能培训,可以直接助力产业经济发展。《意见》提出了多种产教融合的创新路径,比如省级政府以产业园区为基础,打造兼具人才培养、创新创业、促进产业经济高质量发展功能的市域产教联合体;对标产业发展前沿,建设集实践教学、社会培训、真实生产和技术服务功能为一体的开放型区域产教融合实践中心。

早在2013年,广东职业技术学院就与广东祥兴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共建了“厂中校”——光电学院。此后,学校又与富安娜家居、华为、溢达纺织等公司共建多所产业学院。

中公教育职业教育事业部总经理孟桢楠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介绍,中公教育将企业的生产资源、学校的教研资源、行业的信息资源融为一体,建立“一园多院”的商业模式,将专业办到产业园区,集学历教育、员工培训、技术研发、社会服务等功能于一体,有业内人士将这种商业模式定义为“共享企业大学”模式。

总体上,职业学校服务社会能力还比较弱,技术服务、研发能力不够强,在给企业解决生产实际问题方面也不够强。这让企业参与职业教育有了广阔空间,也给专门的产教融合服务商创造了机会。

《意见》提出打造行业产教融合共同体,支持龙头企业和高水平高等学校、职业学校牵头,组建学校、科研机构、上下游企业等共同参与的跨区域产教融合共同体,汇聚产教资源。

“上市公司等举办职业院校,并不天然地就会利用企业资源,推进校企合作、产教融合。要举办高质量的职业教育,必须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并建立现代职业院校制度。只有拥有充分的办学自主权,才能根据产业行业发展对人才提出新的要求,改革专业设置、课程设置,更新教材,探索新的人才培养模式。”熊丙奇说。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