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联商务被罚6516万,获2022年支付机构最大罚单

1月前

近日,央行公布的一张千万级罚单剑指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联商务”),因存在九项违法行为,该机构被给予警告,并被没收违法所得15.72万元,罚款金额达6516万元。同时,该机构四位相关责任人一并受到处罚。


从银联商务被罚原因看,反洗钱不力成为此次被罚的主要原因之一,相关违法事实包括“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或者为客户开立匿名账户、假名账户”。

涉九项违法行为被罚6516万,多项涉及违反反洗钱规定

央行发布的银罚决字(2022)25号文显示,银联商务存在“违反商户管理规定;违反清算管理规定;违反条码支付业务管理规定;违反机构管理规定;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或者为客户开立匿名账户、假名账户;违反个人金融信息保护规定”九项违法行为。

基于此,银联商务被给予警告,并被没收违法所得15.724832万元,处罚金额高达6516万元。

与此同时,四名相关责任人一并受到处罚。时任银联商务河北分公司总经理姜宇、时任银联商务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张靖文和时任银联商务天天富金融服务平台项目组组长于震对银联商务违反清算管理规定的违法行为负有责任,均被警告,并罚款5万元。

时任银联商务副总裁高同裕对银联商务以下违法行为负有责任: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或者为客户开立匿名账户、假名账户,被处罚款11.5万元。

从银联商务被处罚的原因看,反洗钱不力成为此次被罚的主要原因之一,相关违法事实包括“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或者为客户开立匿名账户、假名账户”。

近期,央行反洗钱局副局长王静公开表示,近年来,央行在反洗钱工作上已确定了以风险评估委基础,执法检查和日常监管相结合的风险为本反洗钱监管框架。下一步,央行将继续改进和完善监管方式,着重引导金融机构建立自我驱动的洗钱风险管理机制,充分调动金融机构反洗钱工作的积极性、主动性。

银联商务称已全面整改

实际控制人为中国银联

针对收到央行发放的千万级罚单一事,银联商务在官网发布公告给予回应。

相关公告显示:“2020年7月至8月,中国人民银行对银联商务2019年支付清算管理规定执行情况、反洗钱义务履行情况、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工作情况开展了综合执法检查,于2021年7月下发《中国人民银行执法检查意见书》,对银联商务在上述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整改意见和建议。收到该意见书后,银联商务高度重视、认真剖析、逐条比对、全面落实,于2021年10月上报整改报告,已全面完成整改工作,并积极完善相关业务的长效管理机制。”

公开资料显示,银联商务成立于2002年1月8日,是一家以从事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为主的企业,经营范围包括银行卡收单业务及专业化服务、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预付卡受理等,注册资本为278916.1383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田林。

另据天眼查显示,银联商务实际控制人为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14345%,最终收益股份为59.67968%。

此外,银联商务大股东为上海联银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5.53623%。其次是北京光际尚嘉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浙江民营企业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珠海横琴鼎建华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所持比例分别为9.34125%、5.98326%、5.50061%。

上市辅导已进行七期,高管等对证券市场法律法规理解需加强

2020年8月27日,银联商务的上市辅导机构中金公司向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进行辅导备案登记。

去年10月12日,中金公司发布《关于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工作进展情况报告(第七期)》,辅导方式主要包括持续跟进辅导对象规范运作及内控执行情况等。

辅导工作主要内容包含:持续及时向银联商务传达资本市场的最新监管动态,辅导公司相关人员学习法律法规,明确相关的权利义务要求,让辅导对象(银联商务)更加充分深入的了解发行上市相关的最新政策与法规。同时,辅导小组对银联商务包括历史沿革、经营管理、公司治理、财务会计、业务技术等方面开展进一步尽职调查,协助银联商务完善业务发展战略等事宜。

谈及目前仍存在的主要问题,上述报告指出,本辅导期内,中金公司和会计师等对银联商务的经营状况开展了尽职调查。鉴于银联商务申报基准日还未确定,中介机构将持续关注银联商务报告期内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

此外,报告还显示,银联商务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等接受辅导人员对于证券市场相关法律法规的理解仍需进一步加强。

新浪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