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原加价链条调查:到底是谁在炒作?

1月前

“现在货一出厂就直接被拉走了,生产线在政府管控中,散单排期在一个月后,几十万人份以下的单别来问了,要快的没有。”这已经是第三个拒绝药品经销商王丛刚(化名)进货请求的新冠抗原检测试剂厂家。


上周开始,新冠抗原检测试剂供不应求。各大电商平台商家从“延迟发货”到“缺货”,有的商家甚至直接“下架”商品,并表示“有货再上架”。线下药店情况更严峻,有的药店清空库存之后再也没能拿到货,药店工作人员笑称“如今有钱也买不到抗原了。”

这几天,同样是药品经销商的张鹏(化名)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点目前在手的抗原检测试剂,接着在朋友圈更新信息,并与前来询问的买方沟通。

直到现在,“线上线下都缺货”仍是抗原试剂的销售现状。

然而,在各大零售药店和厂家因库存不足退场时,新冠抗原试剂的“倒爷们”悄然登场。

谁在炒作?

两周以来,一系列疫情防控政策频频调整,核酸检测点拆撤的同时,抗原检测逐渐成为第一道筛查的关口。

张鹏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现在厂家基本没有现货提供,能够一个星期左右从厂家那里拿到货已经算快了。现在说有现货的人基本都当期货卖,指不定什么时候发货。“那些手里真正有现货的大都是提前囤的货,之前刚获批的时候就有一些人炒作了一段时间,后来没什么人买,都囤在手里,这下倒好又热炒起来了。”

12月初,张鹏得到一批货源,“当时找了好几个朋友,打算一起弄多点儿,但一直以来国内抗原市场不温不火,朋友便作罢了。”现在,朋友看到了这一机会,在不断地找货源,有的也直接从张鹏这里拿。

据了解,以药品为例,药品从药厂到消费者一般需要药厂招商部寻找代理商,即个人代理商或医药代理公司,最后代理商再将药品销售给医院或药品终端,从中赚取佣金。而在各种代理商中,有一部分人也可以叫做经销商,也就是“倒爷”。他们将从厂家或代理商手中拿到的药品转手卖出去,从而赚取中间差价。

之前抗原试剂由政府集中采购,且政府采购都是跟厂家直接对接。按照目前各省挂网价格,往往能控制在每人份5元以下。本次抗原试剂市场突然火爆,供不应求,才让“倒爷”有机可乘。

张鹏透露,如今一份抗原试剂实际的进货价从当初每人份2-3元到现在接近6元,已经翻了两倍有余。“价格也实时在变,卖方完全占据价格主导权。晚上定好价第二天早上醒来决定涨1元,等真正开售时再涨2元的人也有。”他说。

而经销商可以不止一个,也就是说,在朋友圈看到的“高价抗原”,或许已经经过一轮又一轮的“中间商赚差价”。

私人倒卖面临法律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由私人名义进行倒卖新冠抗原检测产品也将面对法律风险。国家药监局于2020年3月30日发布《中国对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和防护用品的监管要求及标准》称,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作为第三类医疗器械。《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医疗器械经营监督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要求,在取得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后方可售卖,否则即构成违法行为,可能会被处以没收违法所得、罚款、责令停产停业、终身禁止从事医疗器械生产经营活动等处罚。

针对抗原检测试剂在部分市场终端的乱象,12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涉疫物资价格和竞争秩序提醒告诫书》,明确指出生产经营者不得出现哄抬价格、串通涨价及价格欺诈等多个行为。随后,多地市场监督局开展行动,重点检查未明码标价、哄抬价格、串通涨价、价格欺诈等违法行为。

12月15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其微信公众号发文警示:一些人却利用“放开”钻空子,趁机开始在朋友圈销售抗原试剂检测盒和退烧药等各类药品,这不乏有人低买高卖,甚至有人还因此上当受骗。江西高院指出,个人私自贩卖抗原试剂属违法,如果试剂出现造假、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情节严重的可判处无期徒刑。

根据“广东药监”公众号发布,广州某大药房有限公司,于11月至12月期间,多次购进某品牌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抗原检测试剂盒(卡型1人份),进货价3元/份,以9.9元至16元不等价格对外销售,进销差价率超过230%。该店同类产品在2022年3月的进销差价率仅为65%,售价也大幅超过广州市同类产品销售均价。该店借疫情措施调整优化之际大幅提高抗原检测试剂进销差价率,推动市场价格上涨,涉嫌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12月14日,该店被越秀区市场监管局立案调查,将于近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另一方面,万孚生物、热景生物、东方生物、亚辉龙多家生产企业也通过企业官方渠道发布声明,称抵制和禁止终端大幅提高价格,并公布举报电话。更有企业表示,假如合作经销商违反合同规定或将货物供应给无销售资质企业/个人,发现相关行为将“终止合作关系”, 并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时间不多了”

“就这一两个星期吧,最多不过一个月,大家的反应时间也不用很长。”张鹏认为,抗原其实不太准确,也没有之前炒作的口罩那么刚需,很多人慢慢都知道对症下药,这把估计“倒腾”不了太久。

“疫情这几年我们就是什么火就‘倒腾’什么,从口罩到呼吸机再到药品和抗原,现在监管越来越严格,时间窗口也越来越少。”他说。

对于抗原试剂供不应求的状况,华南某试剂盒上游企业研发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之前抗原检测产品主要供海外,在海外需求降低后,不少企业减少生产量或以消化库存为主。此前药监局在审批上也有控制速度,但本身行业门槛不算高,后补的生产力量都在陆续进场。

随着产能扩大和强监管,记者调研抗原检测产品代理经销商们都认为,供应端补货应该会慢慢缓解,留给炒作者们的时间有限。

截至12月12日,国家药监局已批准42个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产品。其中,在12月9日至12月12日三天内,国家药监局接连批准上市了6款新的抗原检测试剂。

近期,多个抗原试剂生产商公布产能情况,其中,亚辉龙、复兴医药分别为750万份/天、600万份/天,东方生物最高产能达到1800万份/天。另外,12月2日召开的广州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广州市新冠抗原试剂盒的最大产能约每天1050万人份。也就是说,目前已知抗原试剂产能至少在4200万人份/天。再结合9月14日工信部披露抗原试剂周产能超5亿人次,如今抗原试剂日产量或超1亿人次。并且,多家上市公司也表态,将加大抗原检测试剂盒生产供应力度。

从需求端看,一旦产能攀升,抗原试剂供应也将回到正常。

按国家卫健委通知要求,在12月20日前,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需按照服务人口总数的15%-20%储备抗原检测试剂。若以14亿人口计算,目前,全国基层医疗机构必需准备的抗原检测试剂盒最多为2.8亿份。

日常需求上,此前,广州、北京均表示现有生产新冠抗原检测试剂的产能和储备能满足市民基本需求。由此推测,待各企业产能达到巅峰之后,即使家庭与企业、机构有储备习惯,产量也足够。

为了早日保供,政府也在统一部署新冠抗原检测试剂生产线。

有生产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目前绝大部分产品都供给政府和一些机构,其他订单基本接不了。

12月12日,在北京疫情防控工作发布会上,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王厚廷介绍,北京市已向市场一次性投放2500万人份新冠抗原检测试剂,后续会加大投放力度。此外,无锡市市场监管局也表示,从12月13日起,每天25万只地产N95医用防护口罩、10万份地产抗原从厂家直供无锡本地零售市场。

把抗原试剂往大了看,便是IVD行业。近几年,新冠疫情带火了IVD产业,核酸检测更是将IVD企业送上顶峰。而随着疫情防控措施不断优化,有行业人士表示,不仅需要提防国内IVD的伪需求,更需要思考和避免哪些业务和新冠巨头重叠度高,门槛相对不够高的传统生化免疫乃至分子检测业务,这些领域可能是“内卷”的重灾区。未来,回到理性和科学已经成为共识。

“目前来看,也不知道这波(抗原检测抢购)是不是最后的谢幕。”张鹏说。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