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惨自动驾驶IPO:上市仅一年几乎跌光50亿美元市值

2月前

最近几个月,自动驾驶遭遇“寒潮”。前有大众和福特共同参股支持的自动驾驶独角兽公司ArgoAI突然官宣倒闭,后有对冲基金TCI直接呼吁谷歌,缩减对自动驾驶部门Waymo的投资。


对于那些已经上市的自动驾驶公司来说,股价和市值的变化似乎能更准确地反应出这股“寒潮”有多凶猛。

今年以来,包括Aurora、图森未来和Embark等自动驾驶公司的股价都暴跌了至少80%,英特尔旗下自动驾驶子公司Mobileye更是估值缩水50%,“流血”上市。

在所有股价下跌的自动驾驶公司中,Embark的糟糕表现尤其突出。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公司主要负责开发卡车自动驾驶技术,自一年前上市以来,其股价已经下跌了约98%,市值蒸发了近50亿美元。12月5日的美股收盘信息显示,Embark的最新市值仅9368.76万美元,这比它在今年第三季度末持有的1.91亿美元现金少了不少。换句话说,投资者似乎认为它一文不值。

Embark的起伏史

Embark是一家自动驾驶卡车公司,成立于2016年,总部位于旧金山,由AlexRodrigues和BrandonMoak共同创立。

据了解,Rodrigues在11岁时就开始制造机器人,他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学习机电一体化工程时遇到了Moak,两人在大学期间曾一同在车库中造出了加拿大第一辆自动驾驶汽车——一辆名为“Marvin”的自动驾驶高尔夫球车。

2016年,Rodrigues和Moak正式创立Embark,并加入了美国著名创业孵化器YCombinator的孵化计划。据了解,Embark公司最初的计划是构建用于大学校园的自动驾驶班车。不久后,团队开始转向应用于高速公路的自动驾驶卡车。

自动驾驶卡车市场前景广阔,Embark也迅速得到了风投的青睐。在2016年至2019年期间,Embark筹集到的资金包括:由MavenVentures领投的2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由DCVC领投的1500万美元A轮融资,由红杉资本领投的3000万美元B轮融资,以及由TigerGlobal领投的7000万美元C轮融资。

拿到巨额融资后的Embark野心勃勃。《华尔街日报》曾在几年前的一篇文章中提到,Embark的首席执行官Rodrigues计划在五年内初步部署一辆全自动驾驶卡车。该公司的长期愿景是:在城市行驶时,由人类卡车司机掌握方向盘,在高速公路上则由计算机控制。

2021年,Embark开始谋求上市。2021年6月,Embark宣布将与空白支票公司NorthernGenesisAcquisitionCorp.II合并在纳斯达克上市。在交易报告中,Embark表示,他们计划从2024年开始在美国南部工业区实现自动驾驶卡车的运营。

2021年11月,Embark成功上市,市值约50亿美元。通过此次上市,Embark筹集了约6.14亿美元的现金总收入。

但自上市开始,Embark的股价几乎一直在跌,市场也开始质疑Embark的能力。

2022年1月,TheBearCave发布了一份题为“Embark科技公司的问题”的报告,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这份报告认为,“Embark公司目前的估值似乎是基于吹嘘而非实际的内容。”报告警告说,Embark公司“没有专利,只有十几辆测试卡车,而且可能是虚张声势”。

随后,Embark股东开始集体诉讼,指控Embark夸大了其运营和技术能力。在季度申报中,Embark承认了自己在合并证券集体诉讼中的被告地位,并斥责那些指控“缺乏法律依据”。

公共市场也没有对Embark提供支持。2022年8月,为了避免因股价持续低于1美元而退市,Embark公司宣布进行一项20比1的反向股票分割。此举提升了个股价格,但却并没有提升公司的估值。

自那时起,Embark的股价开始进一步大幅下跌。与起初的50亿美元市值相比,如今Embark的市值几乎跌没了。

阴霾下的自动驾驶

与其他有风投背景且股价暴跌的公司相比,Embark并没有什么负面新闻,也没有什么大的盈利问题。如今的市值暴跌似乎是多重因素导致的结果,如最初明显的估值偏高、整个行业的衰退和一份来自多产卖空者的批评报告。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使得这家曾经获得风险投资界最著名人物支持的公司,估值几乎尽数蒸发。

Embark通信主管MishaRindisbacher将该公司股市的下跌归因于投资者对行业的普遍情绪,而不是具体公司的业绩问题。

他说:“我们的基本面没有变,我认为这是一个更大范围的行业性的衰退”,他指出,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和激光雷达领域都处于低迷状态,投资者“对这个领域和预收入公司的态度可能不如一年前那么好了”。

这一点,从大型投资机构近期的表现中可以窥探一二。

如前文所说,对冲基金TCI近期直接呼吁谷歌,缩减对自动驾驶部门Waymo的投资。TCI总经理ChristopherHohn直言,“Waymo无法证明投资的合理性,谷歌应该大幅减少在这项业务上的损失。”而Waymo联合首席执行官TekedraMawakana也承认开发这项技术有巨大挑战,但她强调“这是一个真正的长期机会”。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damJonas在评估通用汽车旗下自动驾驶部门Cruise时,更是表示Cruise不具备任何价值。Jonas估计Cruise每年将令通用汽车损失20亿美元,未来这个数额甚至还会继续上升。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不看好Embark这类自动驾驶公司的未来发展,至少Embark的投资人还坚定地与其站在一起。Embark的A轮领投者DCVC通过电子邮件告诉CrunchbaseNews,根据他们评估,从最早期开始,Embark的团队就“比任何竞争对手更早、更有效地提供了行业领先的技术、安全性和性能”。DCVC表示,到目前为止,“DCVC仍然持有自己曾经购买的每一支Embark股票”,公司创始人还“以个人名义额外购买了Embark的股票,以证明他们对这家公司的信心。”

红杉合伙人PatGrady也仍然在Embark的董事会任职。根据Embark今年夏天提交的代理文件,该公司似乎也一直持有Embark公司的股份。5月份,TigerGlobal公司出售了Embark公司的股份,但没有全部卖掉,还持有一部分。

Embark也没有放弃自己。在公开声明中,Embark宣称他们仍在不断前进。

今年11月,Embark宣布,其在美国南部工业区的覆盖范围内已有9个换乘点,包括达拉斯、埃尔帕索、亚特兰大和杰克逊维尔等新地点。据Embark估计,这些换乘点总共占美国在该地区自动驾驶运输量的28%。

根据原先的计划,Embark预计在2024年开始商业运营。虽然未来的运营效果还是个未知数,但从Embark的公开声明中可以看到,这还是最初那个乐观、野心勃勃的自动驾驶公司。

Inf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