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果园8成收入来自加盟店,违规提供2亿有息贷款未收

1月前

日前,百果园在港交所更新招股书,这也是公司近两年内第四次冲击IPO。作为中国最大的水果经营连锁商,百果园依旧因其利润率低、高度依赖加盟模式等特性遭到市场诟病。

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百果园实现营业收入59.15亿元,当期利润1.9亿元。截至6月末,百果园共有门店5435家,相当于单店利润仅3.5万元。

记者注意到,目前百果园的门店构成中,超过99.6%的门店均为加盟店,加盟门店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也一直在80%以上。

为了更好地实施扩张战略,一直以来百果园还向其加盟商、区域代理及供应商提供各种财务支持。其中,2019年之后百果园均向其加盟商提供有息借款。截至2022年6月末,该类有息借款未偿还结余1.91亿元。

即便百果园表示此类贷款并不以收取为目的,但是根据央行规定,只有金融机构可以依法从事贷款业务,非金融机构企业间禁止相互借贷,此类贷款的合规性认定也存在一定风险。

加盟店贡献八成收入

百果园是中国最大的水果经营零售商。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按2021年水果零售额计,百果园占中国总市场份额1%,而五大参与者合计占总市场份额3.6%。同时,百果园也在中国所有水果专营零售经营商中位列第一。

近年来,百果园主要通过加盟模式扩大门店布局。招股书介绍,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百果园门店净增加数量分别达到762家、446家、486家、201家。截至2022年6月末,百果园门店总数量5435家,与2019年年初相比,三年半时间内净增加1894家。

截至招股书披露日,百果园的线下门店网络门店数量已经增加至5613家,遍布全国140多个城市。其中,5594家为加盟门店,19家为自营门店。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百果园管理的加盟门店收入分别占公司总收入的87.9%、84.6%、81.3%、80.3%。

记者注意到,虽然定位于高端,且一直因定位高价被消费者诟病为“水果刺客”,但百果园的盈利能力并不强。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百果园分别实现收入89.76亿元、88.54亿元、102.89亿元、59.15亿元,各期利润分别为2.48亿元、0.46亿元、2.26亿元、1.9亿元。其中,2020年百果园的业绩受到疫情冲击较大,2021年以来逐步回升。以2022年上半年业绩计算,公司5435家门店合计贡献净利润1.9亿元,相当于每家门店的净利润为3.5万元。

记者注意到,以加盟模式为主的百果园,加盟门店的毛利率水平远不及自营门店。各报告期内,百果园加盟门店的毛利率分别为6.8%、7.1%、9.2%、9.1%,同期自营门店的毛利率分别为27.2%、27.6%、27.3%、28%。线上渠道的毛利率则一直为负数,表明公司在线上渠道建设中仍处亏损状态,报告期内,公司线上渠道毛利率分别为2.8%、-4.9%、-0.3%、-0.1%,线上渠道毛利润合计为-1389万元。

向加盟商和供应商提供财务支持

在百果园的加盟模式中,公司称其加盟商及区域代理并非为代理商,而是公司的客户。

招股书介绍,百果园通过物色优质供应商,并向其进行采购绝大部分产品,然后向区域代理及加盟商销售产品。

为了更好地实施扩张战略,百果园还向其加盟商、区域代理及供应商提供各种财务支持。具体而言,2019年之前百果园向加盟商提供无息贷款,以支持加盟商最初的门店开业及门店的后续运营及扩张。2019年之后,百果园这种贷款类的财务支持开始收取利息费用。

2019年末,百果园于其他应收款项下入账的无息贷款的未偿还结余为1400万,用于支持64名加盟商和236家加盟门店,2020年末开始降为0元。2019年至2022年6月末,百果园于其他应收款项下入账的有息贷款的未偿还结余分别为5020万元、1.32亿元、1.79亿元、1.91亿元,该等贷款分别提供给196名、200名、309名、421名加盟商,以分别支持彼等512家、621家、815家、971家加盟门店。

同时,百果园还向其区域代理提供保理融资,各报告期末该等安排项下的未偿还保理总金额分别为1.48亿元、1.8亿元、2.22亿元、1.7亿元,分别涉及10个、12个、13个、13个区域代理。百果园在保理安排下对于所有区域代理采用统一利率,2020年1月,百果园曾将此等利率由12%下调至9.6%,以表明公司在疫情期间对区域代理的支持。当年9月,百果园再次将利率下调至4.75%。

但根据央行规定,只有金融机构可以依法从事贷款业务,非金融机构企业间禁止相互借贷。央行可对企业间相互借贷活动处以相当于贷款活动产生的收入(即收取的利息)一至五倍的罚款。

若按照上述规定,百果园向加盟商、若干联营公司等提供有息贷款而获得的利息总额,最高可以被罚款7400万元。尽管百果园认为上述借贷行为并不以收取利息为目的,其对于加盟商等提供的贷款安排具有法律约束力,但依然存在着被央行处罚或面临不利的司法裁决的风险。

长江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