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洛芬一粒难求!背后大佬半月赚24亿,参股14家上市公司

1月前

“退烧药”该退烧了。

“冬至了,你们那边都吃啥?”“布洛芬。”这是近两天在朋友圈广为传播的段子。

在人们调侃之余,最近一段时间,因疫情反复,退烧药的确成了炙手可热的硬通货。其中,布洛芬更是因“难抢”、“缺货”等屡上热搜,成为药界新晋顶流。

受此影响,A股市场中,“布洛芬概念股”也掀起一阵热涨。

以国内第二大布洛芬原料药企业亨迪药业为例,股价一度从12月6日的收盘价27.68元/股涨至12月16日至高点56.25元/股,虽然最近几日其股价有所回落,截至12月23日收盘,亨迪药业的股价依然维持在43.49元/股,较12月6日涨幅达57.12%,公司总市值为104.38亿元。

来源:小红书截图

亨迪药业是谁?

亨迪药业1995年成立,2021年12月正式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事实上,在此次股价涨潮之前,这位闯进资本市场刚满一年的新人并未收到过多关注。

然而在公司上市一周年之际,凭借“布洛芬”的热度,亨迪药业一度成为市场上的“香饽饽”。

如果说亨迪药业的走红带着运气的成分,那么隐藏在偶然性背后的,则是公司多年对布洛芬原料药业务的深耕与坚守。

在亨迪药业官网曾介绍,早在2003年,公司旗下的右旋布洛芬、奥沙普秦、布洛芬原料药和颗粒剂首次取得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证书。而后的近20年时间里,原料药业务一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招股书》介绍,2018年-2020年间,亨迪药业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5.17亿元、6.58亿元和5.92亿元,其中布洛芬原料药收入分别为3.5亿元、4.8亿元和4.51亿元,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67.76%、72.9%和76.09%,是公司业绩的主要抓手。

来源:亨迪药业招股书

而也正是凭着布洛芬原料药的贡献,亨迪药业不仅成为业内布洛芬原料药龙头企业之一,还成功登陆了资本市场。

不过,上市之后的第一份财报中,亨迪药业却交上了一份营收、净利润双降的成绩单。2021年,亨迪药业实现营业收入5.41亿元,同比下降8.82%;净利润1.22元,同比下降27.62%。

亨迪药业表示,2021年,随着竞争对手巴斯夫全面复产后,国际市场上布洛芬原料药的销售价格出现一定程度下滑,另叠加人民币升值、原材料涨价、环保费用增加等多重因素影响,使得公司布洛芬原料药产品利润大幅减少。

来源:罐头图库

尽管如此,截至2021年年底,以非甾体抗炎类(布洛芬和右旋布洛芬)等为代表的原料药业务依然为公司贡献了最多的营收。当时,亨迪药业实现总营收5.41亿元,原料药业务营收4.65亿元,占比高达85.94%。

事实上,过多依赖布洛芬原料药业务,对亨迪药业也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主要产品相对集中,则会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风险,对公司的业绩稳定性和产品竞争力均或产生不利影响。但另一方面,从当前市场情况来看,其“布洛芬”概念股的身份又为公司带来了不少红利。

而亨迪药业股价的走高,使得其实控人刘益谦家族账面财富也随之上涨。截至第三季度,刘益谦及4位子女在上市公司合计持股1.53亿股,以12月23日收盘股价来算,仅半个多月时间,刘益谦家族就赚了24亿元(账面浮盈)。

“资本大佬”刘益谦:商场狂人,收藏骚客

亨迪药业的老板刘益谦是上海知名资本运作高手,一手打造了整个“新理益”帝国。而他的创业故事,也有着颇多传奇意味。

刘益谦1963年出生于上海,与一干出身望族,生于书香门第的“幸运儿”不同,刘益谦是靠着自己的闯劲,运气以及头脑一步步走向成功的。初中刚刚毕业的他,给昔日同窗留了一句“你们读书吧,我赚钱去了”的临别赠言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校园,投身商海。 

他自己做过皮包,当过出租车司机,还开过百货店,混的不好不坏。恰逢时代召唤,让他在上世纪90年代刚刚成立的证券市场中发现了机会。

有道是时势造英雄,他的第一桶金来自100股“豫园商城(600655.SH)”股票。由于那时我国的证券市场刚刚起航,行业规范尚有提升空间,大众对金融的认知有限,靠着市场整体的疯狂炒作,仅用一年时间刘益谦就把1万元买入的股票以100万的价格卖出,赚足了甜头。

来源:罐头图库

企业评论员杨建远曾表示,刘益谦的这100万,与其说是第一桶金,其实更像是天降横财。而这是这100万的“横财”,让刘益谦体会到,资本市场的钱真是好赚。 

身处上海同时有志于资本市场的他,近水楼台先得月。

除了股票买卖,炒卖国库券、尤其是收购股票认购证也是其日常营生的一部分。彼时“股票认购证”刚刚登上历史舞台,已经腰缠百万的刘益谦当仁不让的成为了第一批炒家。经过他计算后的炒作模式,能够使进价30元一张的股票认购证以6000元左右的高价卖出,令人瞠目。也是在同一时段他开始涉足股票一级市场,大约1995年起刘益谦开始瞄准了国债期货,并凭借着自己精明的头脑在327国债事件中躲过一劫。

已经有了丰富见识的他此时已不满足于个人投资者的身份,毕竟,未曾流通的国有股和法人股两块宝藏是禁止个人投资者涉足的,因此2000年初,他成立了“上海新理益投资”(后更名为“新理益集团”),拉开了“新理益”资本系族的大幕。 

与刘益谦成功果实一同发展的,还有他的古董收藏爱好,现如今他也是一名公认的收藏家。在他的藏品库中,有3.08亿元拍得的王羲之草书《平安帖》、2.25亿港元到手的张大千巨作《桃源图》等艺术珍品,件件价值连城。 

2014年,刘益谦曾以2.81亿元竞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交接过程中他用鸡缸杯喝了一口茶,“豪”气冲天。可见,纵使社会地位在变,财富在变,但刘益谦这份少年时期的狂放之气在中年时依旧未变。

金融、实业砌起“新理益系”千亿资产

自上海新理益投资成立后,这家公司也成了刘益谦资本运作的重要载体,而法人股则是被刘益谦最先被选中的沙场。

早在2000年10月,新理义投资便通过竞拍的方式拿下琼能源(现“绿景退”)的约950万股法人股,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北大车行、威达医院、安琪酵母、百科药业(现“天茂集团”)等上市公司的股权也接连被其收入囊中。 

刘益谦的广撒网布局很快就迎来了收获。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通过后,法人股流动性好转,股价大涨,刘益谦的身家也水涨船高。次年,刘益谦就以12亿元的身家迈入胡润百富榜。如今,刘益谦家族的财富已经积累到131亿元,并在2022年胡润百富榜中排名第131位。

来源:胡润百富榜

回看刘益谦长袖善舞30余年的资本生涯,金融和实业均属于“新理益系”中浓墨重彩的两笔,而这均要从18年前开始说起。

2004年,新理益集团收购了天茂集团前身百科药业20%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刘益谦首次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

当年年底,刘益谦开始涉足保险,通过旗下新理益集团和天茂集团联合上海益科创业投资、海南浦海实业等多家公司成立了天平汽车保险(后称:安盛天平保险),获得了财险资质。三年后,二者又联合上海汉晟信投资、上海日兴康生物工程、海南博伦科技等资本玩家,发起国华人寿,再下一城,收获寿险牌照一张。

此后,“财寿”双全的刘益谦还将目光转向长江证券。并在2015年斥资100亿元拿下青岛海尔投资手中的的14.72%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当时,刘益谦表示,不同于以往财务投资的角度,这次是出于战略投资介入长江证券。

来源:罐头图库

而在全方位布局金融版图期间,刘益谦的定增脚步也并未停歇。

据不完全统计,2009年-2015年间,刘益谦曾参与包括东方电气、保利地产、金地集团浦发银行首开股份京东方A、五矿稀土、天齐锂业等20余家上市公司的定增,涉及总资金约160亿元.

2018年,刘益谦还以个人投资者身份,向云从科技投资5000万元,并在2019年继续追投5000万元。目前,其仍是云从科技第五大股东,持股比4.04%。

除云从科技外,截至2022年三季度,刘益谦个人还在国民技术广晟有色两家上市公司持股。而刘益谦家族的“新理益系”则实控亨迪药业(总资产23.13亿元)、天茂集团(总资产2794.48亿元)两家上市公司,并在长江证券担任第一大股东(该公司无实控人)。

此外,国华人寿及其相关保险产品如万能三号、分红三号、分红五号、传统九号等还位列9家上市公司股东席位,包括天宸股份海航科技新世界(7.130-0.09-1.25%)龙宇燃油佳禾食品王力安防、长江证券、新潮能源北部湾港,持股比分别在0.93%-20%不等,合计持仓总市值约50亿元。

依此计算,截至2022年三季度,刘益谦家族及“新理益系”合计控股及参股14家上市公司,累计持仓总市值约为174.19亿元。

如今,随着亨迪药业踩中布洛芬风口,公司股价大幅上涨,刘益谦家族的身家也将继续累加。

在资本市场中,刘益谦似乎乐于做一位独树一帜的人。从青年辍学从商,到辗转江湖几十载,刘益谦以一种洒脱不羁的方式开辟了属于自己的“新理益系”,打破了顶层成功人士在人们心中固有的低调内敛、深不可测印象。

但他并非是蒙眼狂奔的侥幸者,反之,他是在那个独有政策盲点和市场机会下抓住“法人股受让”和“定向增发”时代机遇的人,而这期间积累的财富与投资经验,也为其后续打造自己的金融、实业两手抓千亿商业版图埋下伏笔。

刘益谦曾在访谈中承认自己的双重性格,“我有天马行空的一面,也有八面玲珑的一面,我是针对事情采取不同的方式,但骨子里我不是这样的。”

野马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