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宣布裁员,过去3年告别1327位员工

3月前

尽管曾经垄断半个中国影视圈,但华谊兄弟的没落几乎已成定局。

从王忠军兄弟疯狂减持、知名艺人陆续出走,到冯小刚被传移民,失去了“兄弟们”的华谊日子并不好过。2018年到2021年的四年间,华谊累计亏掉超64亿元。而2022年至今,其仅有3部参投影片上映。

业绩持续亏损之下,华谊兄弟于近期宣布裁员。

日前,华谊兄弟(SZ300027)发布三季报,前三季度公司完成营业收入3.66亿元,同比下降61.66%;净利润-2.60亿元,同比下降144.66%。与此同时,一份华谊内部《关于公司宣发业务及人员调整的通知》在网上流传,称公司不得不做出调整宣发业务模式、精简宣发团队的艰难决策。

《通知》称,公司经历了连续多个财年的缓慢增长乃至负增长,已经在宣发预算、差旅、房租成本等非人员相关开支方面进行缩减,但仍然面临很大的经营挑战,因此不得不做出更大的调整(人员调整)。

财报显示,自2018年至2022年第三季度,公司亏损合计逼近70亿元。与此同时,员工数量持续下降,其中,仅2019年-2021年3年间就缩减过半。

这背后不乏疫情对院线的冲击,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刚刚过去的10月,电影票房累计21.40亿元,相较去年同期的75.77亿元,下跌54.37亿元。一位上市影投的宣发人员也告诉时代财经:“现在影片宣发岗位很难做,基本没有项目,与去年相比差了很多”。

但业绩出现颓势更多应归咎于华谊内部。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对时代财经分析:“华谊业绩下滑,一方面由于知名艺人的出走,过去知名艺人是它很重要的票房保障;另一方面,当电影市场外部环境出现变化的时候,主做电影业务的华谊在面对市场竞争和未来战略布局上缺乏足够的灵活性。”

无片可发,华谊宣发人员减裁过半

曾创造多个票房奇迹,如今华谊却陷入了无片可发的境况。

据时代财经统计,2022年,华谊接连缺席暑期、国庆等黄金档期,前三季度仅《穿过寒冬拥抱你》《反贪风暴5》《月球陨落》3部参投影片在院线上映,分别录得票房9.36亿元、6.28亿元和1.58亿元。但华谊均非主投主控方,根据公司公告显示,其从《穿过寒冬拥抱你》获得的营业收入仅为150万元左右。

在电影市场缺乏清晰定位,加之电影内容输出减少,也导致华谊对宣发端的工作人员“开刀”。

本次华谊裁员就是以缩减宣发人员为主。而在此次人员缩减之前,华谊在宣发端的人员配置上已经出现空缺。一位连锁影院的管理者告诉时代财经,上次与华谊对接影片宣发还停留在去年12月上映的《摇滚藏獒:蓝色光芒》。他表示:“与我们影院对接的华谊电影宣发人员今年5月就离职了,目前情况是,由于华谊很久没有上影片,所以一直没有新的宣发人员和我们对接”。

时代财经就裁撤宣发人员是否对宣传端产生较大影响采访华谊方面,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事实上,时代财经在华谊财报中发现,从2018年—2021年,报告期末在职员工的数量合计从2010人缩减至683人。按岗位划分,影视剧制作发行、艺人经纪服务、影院运营与管理岗位的员工从1230人减少至505人。

在张毅看来,华谊在内容输出上表现乏力,一方面是担心投入得不到回报;另一方面是创作团队力量和背后的资金不足,以及对市场信心没有足够的把握。

事实上,随着艺人不断出走,创作团队分崩离析,从2014年开始,华谊就将国内票房的头把交椅拱手让出。数据显示,2014年起,光线传媒就占据着综合电影公司国产片票房第一的地位,当年光线传媒票房成绩31亿元,2015年光线传媒票房成绩达到55.76亿元,而同期华谊虽有《寻龙诀》《老炮儿》等电影,但总票房仅有43亿元。

同年,光线传媒成立彩条屋影业,喊出国漫崛起的口号,一部《大圣归来》打开市场,此后,《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等推出让国漫电影成为光线的特色标签。而博纳则开始深耕主旋律,陆续推出《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长津湖》等影片,几乎部部爆款,累计票房超过百亿。

竞争对手强势,2009年开始实行“去电影化”战略的华谊则逐渐被电影市场边缘化,2018年“阴阳合同”事件后更是元气大伤。

4年半亏损近70亿元,华谊跌落“神坛”

1998年,华谊从广告业务跨界到电影业务,依靠姜文导演电影《鬼子来了》、冯小刚《没完没了》起家。当年,《没完没了》票房进账3000万元,贴片广告盈利1500万元,这也开启了华谊与冯小刚的深度捆绑之路。

2001年—2017年,冯小刚为华谊陆续推出了《手机》《天下无贼》《夜宴》《唐山大地震》《一九四二》《私人订制》《芳华》等十几部叫好又叫座的影片,在这期间,“冯氏贺岁片”成为华谊在电影市场最大的标签。

直到2018年,由冯小刚执导的《手机2》被曝“阴阳合同”,这对华谊造成了较大的冲击。风波过后,内容生产主力军冯小刚大大减产,一改每年至少推出一部电影的惯例,截至目前,4年内仅导演一部电影《只有芸知道》,票房收入1.59亿元。

“阴阳合同”事件也在整个影视行业牵起了自查自纠的风潮,根据新华社报道,自2018年10月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以来,影视行业纳税人开展自查,截至2018年底,影视行业纳税人自查申报税款117.47亿元。这一年,华谊录得2009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高达11.69亿元。

此后几年,由于华谊内容端收入减少,公司营业收入也出现较大程度下滑,2019年—2021年,分别同比下降41.18%、33.14%和6.73%。而华谊此前高溢价收购影视公司也使其负债累累。

2015年,华谊兄弟以10.5亿元收购冯小刚仅成立2月的东阳美拉70%股权,并于同年10月以7.56亿元收购仅成立一天的浩瀚影视。2019年5月,华谊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质疑其偿债能力,公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高达36.47亿元,短期应付债券7亿元。

据悉,2021年,这份对赌协议到期,虽然对赌失败,冯小刚需要补齐2.35亿元,但此次对赌依旧为他带来了数亿元的收入。但同时,华谊却一步步陷入困境。

2020年起,华谊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兄弟开始频繁减持公司股票套现。今年截至9月30日,王忠军持股数量3.98亿股,相较年初5.20亿股减少1.22亿股,持股比例下降4.42%;王忠磊持有9295.70万股,相较年初1.05亿股减少1204.3万股,持股比例下降0.45%。

除减持套现外,王忠军还不断变卖资产。据媒体报道,他卖出位于香港中半山富汇豪庭2座高层,价值2.2亿港元,而以2990万美元拍下的毕加索油画《盘发髻女子坐像》和以5500万美元(加上佣金拍价合计为6176.5万美元)拍下的梵高油画《雏菊与罂粟花》也逃不过被售出的命运。

截至11月3日,华谊兄弟收盘价2.15元/股,总市值60亿元,相较巅峰时期缩水近800亿元。

如今,围绕在曾经“影视一哥”身上的话题仅剩股价下跌、股东减持、裁员等负面。而近期,与华谊深度绑定的冯小刚暂居海外且久未有新电影上映,也令外界对华谊在电影方面的未来发展充满担忧。

时代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