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软件扣非降39%增收不增利难题待解

2月前

科创板IPO折戟后,大汉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汉软件”)这家健康码服务商企业转头闯关创业板。

大汉软件近期更新了申报稿,报告期延至2022年上半年。公司此次拟募资4.95亿元,略高于此前科创板IPO申请,但募投方向还是自主可控数字政务中台升级建设、政务移动多端技术平台升级建设以及技术研发中心升级建设等5个项目。

记者注意到,最新的财务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38.91%,同期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占比超过100%,毛利率下降了9个百分点。另外,大汉软件第二大股东云鑫创投为蚂蚁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大汉软件与云鑫创投的关联方存在销售及采购。

增收不增利业绩现“拐点”

据悉,大汉软件主要从事“互联网+政务服务”平台建设、数字政府门户平台建设及相关运维服务。2021年6月30日,大汉软件科创板IPO获上交所受理。但仅仅6个月后,大汉软件于2021年12月31日便终止科创板IPO。

关于终止的原因,大汉软件在深交所问询回复函中表示,主要原因为科创板审核人员对公司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提出疑问,同时由于科创板在注册及在审的应用软件企业审核进度缓慢,公司基于自身发展战略,综合国内注册制改革推进情况,为尽快推进公司上市进程,公司决定主动撤回科创板IPO申请后续重新申报创业板IPO。

科创板终止科创板IPO后,大汉软件的创业板IPO申请于2022年6月获受理。

受益于防疫需求,大汉软件的营收在2020年前后大幅提升。招股书显示,2019—2022年1至6月(下称“报告期”),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2亿元、2.68亿元、2.93亿元、1.01亿元;对应2020年、2021年以及今年上半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34.06%、9%和10.82%。

从增速上看,报告期内大汉软件的营收保持了增长趋势。

但公司的净利润趋势却与营收不同步。报告期内,大汉软件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51亿元、0.78亿元、0.57亿元和0.06亿元;对应各报告期末扣非归母净利润较上一年同期变动率分别为36.09%、-18.00%和-38.91%。

2022年上半年,大汉软件扣非净利润下跌更多,同比下降38.91%,为576.17万元。

对比营收,大汉软件明显是处于“增收不增利”的状态。

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大汉软件业绩的高点出现在2020年后拐点已现。

2020年以来,大汉软件参与了国家政务服务平台防疫健康信息码、上海随申码等各地健康码项目的开发建设,在这一年,大汉软件营业收入同比增幅达34%,为报告期内增速最快的一年,同期归母净利润为0.78亿元,也是报告期内的最高点。

大汉软件2021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57亿元,同比下降18%。

2022年上半年,大汉软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为0.06亿元,同比下降38.91%。

对此,大汉软件在招股书申报稿中表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部分业务区域疫情反复及收入季节性因素双重影响,公司收入增长速度未及成本费用增长幅度;二是人力成本持续上升,毛利率有所下滑。

毛利率走低应收账款余额攀升

大汉软件的人力成本整体呈上升趋势,报告期内,大汉软件的职工薪酬总额分别为1.04亿元、1.29亿元、1.62亿元和0.93亿元,占各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51.87%、48.13%、55.28%和91.60%,占比较大。

研发投入方面,大汉软件在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648.06万元、3221.39万元、4140.24万元及2163.52万元,研发投入占比分别为13.25%、12.02%、14.12%和21.32%,除了2022年上半年稍低外,其余年份与行业均值基本持平。

此外,报告期内,大汉软件综合毛利率分别为66.87%、61.73%、61.02%和52.42%,同样整体呈下降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大汉软件的应收账款余额增长较快。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4695.81万元、6125.34万元、10065.37万元和10738.27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3.49%、22.86%、34.33%和105.81%。

关联交易占营收比重不断上升

从股权结构来看,大汉软件的实控人为金震宇,其直接和间接合计控制公司65.96%的股份。

蚂蚁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云鑫创投”)直接持有大汉软件19.40%股份,为大汉软件第二大股东。另外,云鑫创投持有远景数字48.00%的出资份额及持有远景数字普通合伙人金蚂投资10.00%的股权,而远景数字持有大汉软件3%股份。

上述关系导致大汉软件与阿里系企业之间存在大量关联交易。

关联采购方面,大汉软件报告期的相关金额分别为64.14万元、90.19万元、119.17万元、442.73万元。

关联销售方面,大汉软件报告期的相关金额分别为1.72万元、2177.35万元、3024.74万元、1003.96万元,占当期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01%、8.12%、10.31%、9.89%。

对此,大汉软件在申报稿中表示,公司关联销售的交易金额增长较快,主要原因包括,由于项目建设内容复杂、标的金额较大,近年来浙江、上海等地大型“互联网+政务服务”建设项目通常由支付宝、阿里云等以总集成方式中标项目后再对外分包。

此外,公司关联交易所占营收比重在不断上升。招股书显示,2020年至2022年上半年,来自云鑫创投及其关联方的收入占比分别为10.23%、13.16%和10.52%。

长江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