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花呗套现黑色产业链:成本接近高利贷,情节严重可判刑

1月前

临近年末,“信用卡套现”“花呗套现”等引流小广告频繁出现在社交媒体平台。

花呗和信用卡一样,属消费贷,能用于在淘宝、天猫、部分外部商户和线下商户消费购物,并不支持提现或转账。不过,花呗等消费信贷业务高速发展,有人开始打起了套现主意。

花呗套现并不便宜。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市场上花呗套现手续费约为套现金额的7%至15%,而处于风控状态的花呗套现需要多收4%左右的手续费。超过免息期,套现者还要按正常花呗分期付息还款。目前,花呗分期年利息为15.6%。与信用卡一样,花呗逾期未还会产生逾期利息,利息按当期未还金额的0.05%按日收取。

如此高额的套现成本,花呗套现为何屡禁不止?该黑色产业链存在现实需求,一是高利润驱动中介牟利,二是不少花呗套现者本身信用卡将近逾期、或没有信用卡透支能力等,而花呗等新兴信贷产品具备信用额度。

针对类似套现行为,花呗、微信分付等平台也推出过应对之策。以花呗为例,用户使用花呗付款时,平台会多维度评估,例如商家店铺、所购买的商品、支付宝状态以及操作环境等,综合判断能否使用花呗付款,不符合条件的部分交易无法使用花呗付款。

然而,平台风控趋紧,花呗套现的伪装也在加强。从早期的扫码套现,到淘宝虚拟物品发货,到目前网店真实物流规避风险,套现中介和平台之间的猫鼠游戏还在继续。

隐秘的套现黑色利益链

花呗套现更具伪装性。

“现在最‘安全’的套现模式是淘宝购物套现,一般不会被限制,成功率高。” 花呗套现中介李薇(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提供实体商品链接,买家使用花呗付款。商品拍下后会有物流信息,物流显示收货后,卖家将金额打回至买家的资金账户,完成套现闭环。

在购物套现过程中,商家和套现中介“分工合作”,中介对接套现者,商家提供商品链接,等到商品出库,物流信息显示“签收”后,商家往套现者账户打入扣除掉手续费的提现款。

“地址填商家的,名字和号码写自己的,第二天能到,货到回款。”李薇再三叮嘱,必须要关闭WiFi和GPS定位,否则会出现智能安全风险评估。花呗套现额度转到微信钱包,京东白条的转支付宝。对于为什么跨平台转账,李薇解释称资金跨平台难监测。

像李薇这类套现中介一般提供两种套现模式,一种是扫码套现,另一种是淘宝购物套现。扫码套现是指,套现者通过扫描套现中介提供的二维码,用蚂蚁花呗额度支付,资金进入对方收款支付宝账户。完成扫码交易后,套现中介按比例扣除手续费,剩余资金返回套现者账户。

虽然扫码套现到账效率更高,但是套现行为更容易被监测,套现者账号状态、套现商家码、二者日常交易额度、交易频次等要素都可能影响该方式的成功率。“没有哪家100%包过,风控的账号需要一个个试。”李薇补充。

灰色产业屡禁不止,归根结底是两层动力,于套现者而言是迫切的资金周转需求,对于套现中介来说是高利润。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不少用户套用消费信贷后,将资金偿还信用卡贷款,也就是传说中的“以贷养贷”。部分大学生没有信用卡只有花呗,套现资金供临时周转。也有些用户表示,因为是短期周转,手续费高但是到账较快,能够接受。

不仅是花呗,京东白条、微信分付、好分期等平台均有类似套现黑色产业链,部分平台像花呗一样支持数十日的免息期。这就意味着,如果客户在多个平台“套现”,利用免息期借新还旧,可以拥有相对充裕的现金流。

高利润则是催生黑色产业链的核心动力。按照李薇提供的收费标准,套现1000元以下收85元,1000元至5000元手续费9%,5000元至10000元手续费为8%,一万元到两万元手续费7%。如果支付时花呗账户显示处于风控状态,这类型的账户套现还需要额外收取3%至4.5%的手续费。

需要警惕的是,除去7%至15%的手续费,如果花呗套现者在免息期内无法还款,选择分期还款,还需要承担花呗分期约定的本金和利息,目前花呗年化利率约为15.86%,合计套现成本可能超过30%。

套现成本已接近高利贷利息。按照此前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如果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无效,借款人可以要求出借人归还已收取的超过年利率36%的利息。

套现骗局

套现黑产猖獗,除“高利润”外,“低门槛”也是重要原因。抖音小店、拼多多、淘宝等电商平台众多,网店注册快,即便网店被投诉关停或者自主注销,商家也能迅速搭起“新阵地”,继续从事套现买卖。

无论是套现中介联合购物平台商家,还是扫码套现交易,套现者的财产安全和个人隐私都存在极大的暴露风险。在咨询过程中,套现中介李薇要求登录时代周报记者的购物账号并加购商品,还让记者提供手机号码和验证码。对此,李薇解释:“登录你的淘宝账户,你买了啥一目了然,避免P图风险。而且每天那么多到货,商家那边凭单号一个个找很麻烦,浪费时间。”

除了财产安全和信息保护的风险,套现者还可能掉入套现骗局的陷阱中。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花呗套现手续费多在7%至15%间,但花呗套现的最终定价权始终掌握在套现中介和商家手里,而且术语较为晦涩。因套现心切,在交易中又处于弱势地位,套现者即便知晓存在风险,只能处于被动地位。

网友杨涛(化名)在黑猫平台上描述,自己套现曾遇到“商家五折回收”的情况。杨涛通过套现中介的链接,以花呗支付的方式拍下一件价格为1118元的商品,最后支付宝只收到商家转账559元。转账后杨涛才反应过来,套现的手续费竟高达50%。

对比遭遇套现连环骗局的人,杨涛还算“幸运”。诈骗分子打着“花呗套现”的旗号进行诈骗,而当事人因套现交易“见不得光”而陷入维权难的境地。

黑猫投诉平台显示,有网友此前在拼多多平台搜索到花呗套现服务,该套现中介让当事人在拼多多平台上搜索购买“苹果充值卡”,买完后把卡号卡密发给商家,商家核销后再给当事人转账。过了一晚,苹果官方显示充值卡已被兑换,但商家依旧没返现。购买仅三天,拼多多平台已经“查无此店”。当事人不仅没有收到返现,而且充值卡也全被对方兑换一空。最终,套现人损失了充值卡,还背上了花呗债务。

花呗套现入刑 平台责任几何?

从信用卡到花呗等新兴支付方式,因客群基础大、套现获利高,支付套现屡禁不止。

为遏制信用卡套现黑色产业链,早在2009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规定“违反国家规定,使用销售点终端机具(POS机)等方法,以虚构交易、虚开价格、现金退货等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直接支付现金,情节严重的,应当依据刑法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今年7月,套现监管主体已压实到所有移动支付产业链的参与者,延展至银行业金融机构、收单机构、清算机构。今年下半年,财付通、支付宝、嘉联支付、富友支付等多家支付公司进一步严控信用卡资金流向,严格落实商户的实名制管理,实现交易风险的实时监测、识别和拦截等。

伴随作为新兴消费信贷产品,花呗、京东白条等新支付方式崛起,套现的法律依据也有了更清晰的界定。

“一般而言,自己套用自己的花呗算违规。如果是组织他人(一同)套现,达到一定严重程度的,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罪,京东白条等信贷产品也是如此。”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子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依据刑法第225条第3项之规定,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业务的,或者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情节严重,构成非法经营罪。

在此之前,多例案件显示,套现金额达到一定数目后提供非法套现的商家或构成非法经营罪。2017年,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杜某某帮助他人利用“花呗”套现并从中收取手续费的行为系“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构成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万元。该案也是全国首例“花呗套现”非法经营案。

今年上半年,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一则花呗套现案件,陈某等11人利用电商平台消费信用额度套现的方法和操作流程,合计非法套现2亿余元,法院经过审理判决,11名被告人以非法经营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至六年不等的刑期,并处人民币15万至50万不等的罚金。

据花呗的使用规定,花呗无法进行提现或转账,只能用于在淘宝、天猫、部分外部商户或线下商户消费购物,花呗也明确表示套现属违规操作,会影响个人信用记录和信贷服务。花呗官方微博也提示,“花呗只能在消费时使用不能套现,商家所谓的提供套现服务是不合规行为,情节严重的还会构成非法经营罪。”

“其实,花呗和平台方最关键的责任不是民商事责任,而是监管义务相关的责任。如果他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这种行为,或在接到举报、反馈后无所作为,没尽到监管义务相关的责任,那么可能承担行政责任。”林子淇指出。

针对花呗套现者和淘宝商家“联合套现”的行为,花呗有何监测和对应处理措施,时代周报记者联系蚂蚁集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时代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