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新冠口服药进展:先声药业新药申请获受理,江苏药监局称最快2月获批

3周前

1月16日,先声药业宣布:与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开发的创新药先诺欣®(先诺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新药上市申请(NDA)获国家药监局以药品特别审批程序受理,拟用于治疗轻至中度新型冠状病毒感染(COVID-19)成年患者。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据“江苏药品监管”公众号消息,江苏省药监局日前召开先声药业新冠治疗药物SIM0417研究进展专题调度会。公告显示,SIM0417为先声药业与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开发的3CL靶点新冠治疗口服药,于2022年3月28日通过特别审批程序获得国家药监局临床批件,并被纳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重点目录,且披露预计最快于2023年2月上市。


12月16日,该项目Ⅲ期临床已完成全部1208例患者入组,进度处于国内3CL靶点药物第一位,预计最快于2023年2月上市。1月16日,先声药业相关负责人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希望能够尽快上市。

国产新冠口服药冲刺

国产新冠口服药赛道竞争激烈。

此前, 真实生物、君实生物和开拓药业三家药企棋逢对手 ,均进入临床三期试验,同属于新冠口服药研发第一梯队的它们,被看作是国内新冠药决赛圈的热门选手。紧随其后的第二梯队中,先声药业、科兴制药、亚盛医药、众生药业、歌礼制药、云顶新耀、绿叶制药、复宏汉霖、神州细胞等众多药企正纷纷排队进入临床阶段。

而2022年7月25日,国家药监局应急附条件批准阿兹夫定片增加新冠肺炎治疗适应症注册申请,使其成为获批的首个国产新冠小分子口服药。

但相比之下,君实生物和开拓药业的获批则似乎没有那么顺利。据悉,开拓药业去年4月宣布成功的三期临床试验因雄激素受体的作用机理一直受到业内质疑。君实生物去年5月完成“头对头”辉瑞Paxlovid三期临床试验结果后至今亦仍未获得批准。对此,公司相关人士称,监管部门认为还需要更多的数据支持,同时希望看到包括对照安慰剂等更多数据,当前正在进行的相关三期临床研究中,再出来一个就会尽快启动沟通。

安信证券认为,根据药企相关新冠药物的临床开发进度,上半年将有多个药物获批上市。总的来看,先声药业SIM0417、君实生物VV116、众生药业RAY1216成为了业内看好的种子选手 。

其中,先声药业SIM0417进度已经处于国内3CL靶点,且研究数据显示,SIM0417对包括德尔塔毒株在内的多种新冠变异毒株均有很强的抑制作用。

同时,众生药业为国内第二家获批III期临床的3CL靶点小分子新冠药物,华鑫证券1月3日研报指出,III期临床试验主要终点为28天临床症状的持续改善,考虑到作为新冠治疗用药可纳入药监局的特别审批程序上市, 预计2023年Q1将完成III期临床试验及 EUA 申请相关工作 。

对于君实生物VV116,根据临床试验登记网站ClinicalTrials显示,君实生物新注册且正在招募患者的新冠口服药的三期临床用研究(NCT05582629),试验预计研究开始日期为今年10月21日, 预计研究完成日期为2023年5月30日 。

因此,从目前的临床格局来看,有业内人士认为,先声药业的SIM0417 大概率率先获批上市 。

多款口服药能否阻击新冠?

随着疫苗接种的普及、防控经验的积累,中国疫情防控也进入了新阶段,用药需求增加也在预料之中。目前,国家药监局已经加快了新冠药品的审批流程,未来会有更多的新冠药品纳入医保。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目前已有3款新冠口服药上市,分别为辉瑞的Paxlovid、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默沙东的莫诺拉韦。国内研发进度最快的分别为处于III期临床的君实生物的VV116和开拓药业的普克鲁胺。那么,从当前形势来看,药物能否满足患者治疗需求?

对此,CIC灼识咨询总监刘立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中国企业多数研发的新冠口服药主要以3CL蛋白酶和RdRp为主要靶点,前者的已上市药物以辉瑞的Paxlovid为代表,后者以默沙东的莫诺拉韦为代表。

由于病毒的3CL蛋白酶和人的3CL蛋白酶的切割位点不一样,同源性较低,药物进入人体后大概率不会干扰人体自身蛋白酶功能,所以3CL抑制剂较为安全。同时,3CL蛋白酶可筛选高特异性的抑制剂,潜在可设计出特异性更好的药物。而先声药业此次获得国家药监局受理的先诺欣®就是一款3CL蛋白酶抑制剂。

根据先声药业官方信息,这是一款口服小分子抗新冠病毒创新药,是先诺特韦片与利托那韦片的组合包装药物,其中先诺特韦针对SARS-CoV-2病毒复制必须的3CL蛋白酶,与低剂量利托那韦联用有助于减缓先诺特韦在体内的代谢或分解,提高抗病毒效果。在临床前动物试验中,先诺欣®显示出高效、广谱抗新冠病毒活性,未发现遗传学毒性。

但对于现有药物能否满足临床需求这一问题。有临床医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医院小分子药物的供应量也不是非常充足,会根据需要优先给更需要的患者服用。有些患者就诊时候已经超过5天,使用小分子药物的意义不大。但如果是新发感染,应尽早进行小分子药物的使用。抗病毒药物越早用越好,守住“黄金72小时”可以减少重症的发生。当前,重症高峰还处于平台期,有必要加速让更多安全、有效的新冠治疗药物尽快进入临床应用。

而为了使得更多患者实现药物可及,目前国产阿兹夫定已经通过谈判被纳入医保目录。先声药业这款药物还需要经历获批上市、纳入医保等步骤。何时真正运用于临床也备受市场关注。

不过,CIC灼识咨询经理刘昕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在医保谈判中仅阿兹夫定、清肺排毒颗粒谈判成功,但根据相关要求,《新冠病毒感染诊疗方案(第十版)》中所有治疗性药物,包括Paxlovid、莫诺拉韦等,医保都将临时性支付到2023年3月31日,且并不排除延长临时性支付的时间。这其实是在释放一种支持性的信号,鼓励更多新冠治疗药物的研发,加速更多新冠治疗药物进入市场。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