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裁员:头条抖音飞书等均有优化名额

3周前

记者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字节跳动已开启裁员,据多位人士估算,公司整体优化规模约10%。各个业务线也已基本确认优化目标,今日头条、抖音、飞书、Tiktok、商业化、Data、懂车帝等业务线均有员工收到了裁员通知。此外,本次裁员涉及研发、产品、运营等多个岗位。

在今年10月的绩效评定之后,字节跳动这一轮裁员已经有了征兆。多位字节跳动员工表示,自己在绩效评定中遭遇了不公正待遇,同样的工作内容之前拿了正常绩效,10月份却拿了低绩效。

在绩效评定之后,低绩效员工陆续收到HR或者直属领导的单独谈话通知。在谈话中,HR或直属领导多以“工作能力不行”“出去看看机会”“产出与职级不匹配”“当前团队没有你的位置,不用想晋升”等理由诱导员工自行离职。拒绝自行离职的员工中,有人被以影响背调等理由要求主动离职,还有人被公司发起PIP计划,要在两个月内完成半年的工作量,还要完成大量本不在自己职责范围内的工作。

在界面新闻沟通的数十位近期离职的字节跳动员工中,部分因为遭遇离职诱导或者PIP计划而自行离职,并未获得赔偿,部分员工和公司协商离职,获得了N+1赔偿,还有部分员工因为期权未归属或者找不到工作等原因暂未同意离职。

从目前的裁员情况来看,飞书是裁员的重灾区。从10月绩效评定结束到12月初,飞书人员规模减少了1000多人,降幅已超过10%,而且裁员还在继续。一位飞书员工表示,直属领导与其沟通时说飞书大裁员是迟早的事,自己也准备走,劝告其早离职会更好。

除飞书之外,还有Data、中台等业务线确定了裁员比例。在多位遭遇低绩效的员工看来,直属领导和HR在绩效上故意打压,只是公司想低成本甚至0成本裁员的手段。

实际上,很多绩效正常的员工也在近期自行离职,他们离职的原因多与工作过度内卷、过度消耗有关。一位近期离职的今日头条员工表示,他在12月初感染新冠期间,还被领导要求到公司上班,此后身体非常不舒服,想多点时间休息,未找工作便自行离职。

过去两年,字节跳动在人员规模上大幅扩张,巅峰时期层超过10万人。字节跳动员工规模爆炸式增长,一方面和新业务扩展有直接关系,同时也和字节跳动“大力出奇迹”式的企业文化相关。此前,界面新闻曾在《为什么字节跳动还在轰炸式招聘?》分析过字节跳动的企业文化和企业文化带来的问题:在招聘时提高人才冗余率,即把更多优秀的人才招进来,没有明确的工作分工,只要别人有意愿和能力,可以随时抢你的活儿干。字节跳动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最大限度地发挥其主观能动性,每个员工在不安全感下内卷,让公司业务快速出成绩。

急速招聘的另一面是急速裁员,当业务发展不及预期时,字节跳动就会进行大规模人员裁撤。因为教育、游戏等业务发展不如预期,过去一年多字节跳动已经在这两个业务线进行大幅裁员。今年,字节跳动公司整体营收不及预期,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多次在公司内部强调“去肥增瘦”,一方面字节跳动大幅降低2022-2023年招聘计划,同时也在收缩各个业务线的规模。

本月,梁汝波再次在公司全员会上表示将持续进行“去肥增痩”,随即便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将开启新一轮裁员。

截至发稿,字节跳动官方未对此轮裁员的规模和进展进行回应。

界面新闻